收藏中心| 联系公司|

欢迎来到白小姐心水论坛!

白小姐心水论坛

鼎泉昕美木制品热线:400-07989534

白小姐心水论坛

热线:400-5689786

联系号码:150123191027

电话:64616786

邮箱: 1231236986@qq.com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父亲的坚持终于让我动摇了

发布者:admin 发布日期:2017-09-25 14:46
 
  初一下学期,我已经逐渐适应了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每天小麻雀一样蹦蹦跳跳去上课,每周一和同学们一起办板报,集体生活显得无比快乐,然而,快乐总是像小时候不可多得的糖一样,还没来得及巴嗒嘴很快就没了。
  
  一次体育课,是一场情绪高涨的接力赛,我们都憋红了脸茆足了劲向终点冲刺。在奋力奔跑时,我的右腿却不再听从大脑支配,瞬间,我重重的摔倒在地,大家都慌忙围上来,体育老师制止了搀扶我的同学。让我缓缓地先坐起,并试着自己站起来。刚一用力想起来,一股钻心的痛再次袭来,老师让两个同学扶我回宿舍,很快,父亲来了。
  
  父亲带着我辗转几家医院,诊断结果很无奈:先天的顽疾因青春期的到来如排山倒海之势侵蚀着我的骨骼、血管、神经,手术:将面临截瘫的风险,这是父亲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我有的只是倔强而又超出年龄的平静,迎着医生们怜悯的眼光,好像他们议论的事情跟我无关。其实心中的大厦已慢慢地在坍塌,只是不想看见父亲为我担心。
  
  失望的父亲带着一些中药和他无功而返,我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跟那些漂着油的中药水为伴,痛还在继续着。
  
  开学的日子很快来了,我违心地对父亲说要退学,父亲说,没有知识以后你能做什么?可我有知识又能做什么?我憋了很久的泪再也止不住了。父亲叹了口气,出去了。
  
  空虚和疼痛一齐折磨着我,连空气都让我感到窒息,在几付中药吃完身体没什么起色之下,我把自己困在床上,躲在蚊帐里不吃也不喝,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唤:归来吧、归来吧!
  
  就在我绝食的第三天晚上,父亲再次来到床前,用树根样的大手把我拉起来,床头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一捆麻花和一碗麦乳精水。
  
  快起来吃点东西,不吃你恢复会更慢,父亲没有把我惊天动地的绝食行动当回事,只看做是我在任性、赌气。
  
  但几天水米未进,我一只手竟然无法端得住碗,只得双手捧着那一碗浓浓的麦乳精水,和着泪吞了下去。
  
  看我吃东西了,父亲转身出门,就在父亲侧转身的时候,我看见有亮晶晶的东西闪烁在父亲的眼角…
  
  我呆呆地望着父亲,父亲的的背比前些日子更驼了。
  
  暑假过去了,乖巧伶俐的姐姐又像燕子一样飞回了校园,我任性地留在家里,喝着红糖一样的苦水,翻着已与我无关的书。
  
  身体的多种不适让我绝望,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好心人”向我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每当这时,我会毫不留情用喷着火的眼睛把她们灼退,家里只要有我在,家人都小心翼翼地说话、做事,生怕一不小心会触及我那根脆若游丝的神经。
  
  村头的池塘里已被荷叶整个覆盖着,一排垂柳像条条丝带飘在荷叶上面。坐在池塘边听着蛙叫蝉鸣,嗅着荷花的幽香,恍惚间犹如梦境。用手撩起水落在荷叶上,看那许许多多的小水珠倾刻汇聚在一起,随着微风吹来变幻出形态各异的精灵。整个夏天,池塘成了我避暑避难避闲言的去处。
  
  时间在飞逝,姐姐师范快毕业了,每次回家总是快乐的说着在学校里的新鲜事儿。我却总是装出与我无关的样子不去打听,心里却在拼命狼嚎!
  
  半年过去了,我身体也暂时稳定,刚好父亲朋友的小店缺人手,父亲说去吧,挣钱多少算是有点事做,也省得在家里闷出病来。
  
  店里的生意并不是每天都忙,这天,刘来找我,说他要出去打工,再有一年就要中考了,可家里实在供不起。
  
  刘,我小学五年的同学,初中时分班没在一起,我退学后曾看过我几次。我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五年级的时候,他上课在下面做小动作被老师发现叫起来提问,答不上来的他在同学们的哄笑中脸飞快地红了,一如藏着的秘密被揭示,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帮他。
  
  刘从小没了父亲,弟兄四个他是最小的,一个姐姐已出嫁,哥哥们盖房子娶媳妇儿,家底儿掏干了也没个够,他学也上不成了,要自谋生活。
  
  跟着他转到了池塘边,今年的荷花格外多,粉白粉白的摇曳在荷叶中,香气沁人心脾。刘说他明天就要跟着老表出去了,要打拼出个模样才回来,穷日子太折磨了,刘临走时塞给我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他要去的城市的地址,自始至终,刘都没有问及我的身体,这多多少少让我少了些自卑。
  
  刘走后半个月,在揉碎了一张又一张信纸后,一封权衡再三的信放飞了。接下来,我就在店里漫不经心的注意着每天从门前经过的邮递员,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会和邮递员有什么交集,现在,哪怕他往店里瞥上一眼,我都会像揣个小鹿一样心怦怦直跳。
  
  然而,一直等到秋风凉了,我也没有收到一片黄叶,这一年的冬天,感觉来得特别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