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联系公司|

欢迎来到白小姐心水论坛!

白小姐心水论坛

鼎泉昕美木制品热线:400-07989534

白小姐心水论坛

热线:400-5689786

联系号码:150123191027

电话:64616786

邮箱: 1231236986@qq.com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公司 >

城南皂河岸上的这条土路不知走了多少遍

发布者:admin 发布日期:2017-09-25 14:56
 
  尽管河水越来越污浊,路旁的垃圾越堆越高,尽管夏天的晚上一种说不出的气味阵阵扑鼻,但它对我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诱惑。
  
  这个城市原本是个小县城,记得我搬进这里的时候,全城还没有一座超过五层的楼房。那时,家属院还是庄稼地,只走几步就到了乡下。工作之余常与朋友在田间地头散步,说东道西,谈古论今,所有的话题似乎只有天地听到花鸟理解。春气发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夏花锦而活力升,冬雪飘而天籁静。四季景色不同,情趣各异,不管哪一个季节的心情,都让人至今回味无穷。
  
  本世纪之初,突然就有三十多所大学蜂拥而至,接着就是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各种口音的陌生人潮水般汇聚,让这个沉默多年的小地方一下子热闹起来。高楼林立,道路纵横,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城市越扩越大,庄稼地却逐渐萎缩甚至消亡,只剩下皂河岸上那点可怜的乡土宁静。
  
  生活在这个拥挤的城市,新面孔相继变成熟脸庞,陌路人渐渐成为好朋友。出门走路总有点不完的头,握不完的手。从家到单位也就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每天两个来回,要与许多熟悉的眼睛对视,与不熟悉的相瞟,就算各种小广告与自己毫无关联,单凭散发者那双乞怜的眼神也得呈上尊重的笑脸。一路走来,哈腰赔笑打招呼,腿脚倒是没有什么,眼睛嘴巴脸皮以及指挥五官活动的那颗心首先感觉疲倦困乏。长此以往,鱼尾纹和门头沟像刀刻一般日渐深刻,心情也更加沉重。
  
  没有广场的城市很尴尬,有广场的城市更尴尬,生活就是这么矛盾和无奈。
  
  晚饭后的散步如同晚饭一样的程序化。先经过熙熙攘攘的菜市场,叫卖声、讨价声、冷不防的吵闹声此起彼伏,每个企图经过的行人都像上街觅食的老鼠,蹑手蹑脚的在人缝车旁撺掇,还没有健走心跳就先加快。再过地铁口,南来北往的行人各怀心事的匆匆穿行。流浪的枕着鞋底入眠,卖房的劝你看楼盘 ,遛弯的牵着爱犬乱窜,休闲的端着茶杯瞎谝。只有出租车、钓鱼车、不起眼的摩的车就一个目的-----拉客。歪七迾八停放,围追堵截裹挟,甜言蜜语劝客。面对城管的吆喝,武工队员一样的神出鬼没。
  
  潏河公园是政府为市民精心建造的休闲娱乐场所。鼓乐广场是这个公园的核心区域。蹲坐在青石门柱之上的四个铜鼓彰显着广场的鲜明主题,表演池规模宏伟,造型别致。周边十二生肖栩栩如生,眼睛一致盯着中心表演台,痴痴的等待那古老的宫商角徵羽的精彩旋律。然而,这个表演台却从未演出过一场鼓乐,而是让陀螺爱好者的神鞭常年霸占着。那些鞭主視广场如自家,赤身裸体,得意洋洋,尽情挥舞。有形无形的鞭稍在空中闪烁,然后“啪”的一声落地,乐了自己,吓坏了旁人,连那几只胆大的流浪狗都不敢轻易靠近他们的领地。至于那些在边缘活动的广场舞,不着调的卡拉OK,疯狂吼叫的大秦腔更是震耳欲聋。公园深处的幽径也并不幽静,健走者的脚步和杂耍者的刀剑踩奏出公园里另一种节奏,总是让连椅上谈情说爱或着休闲叙旧的人们局促不安。
  
  如此林林总总的市井文化实在难以融入其中,游来荡去也无法在喧嚣中找到灵魂落座的地方。于是,又来到皂河岸这段不像样的土路上。
  
  这条路的确很安静,几乎没有行人,偶尔几个鸟友在旁边树林里聚会,说一些鸟语人事。路很狭窄很凹凸,有些地方已经被杂草覆盖的严严实实。然而,我却偏偏喜欢在杂草丛生中行走的感觉,我以为杂草里隐藏着许多童年的故事和意想不到的传奇,就像艺术家蓬乱的头发和思想家随性的胡须,看似不修边幅,其实蕴含着难以捉摸的智慧。在草丛中每走一步都能勾起一串回忆,拾取一点灵感。
  
  悄悄爬上山头的月亮丰腴圆润,依然保持她固有的矜持与淡定。各种夏虫却似百家争鸣,毫不遮掩的表达自己的感情。那几个鸟友已经提着鸟笼回家了,小路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找一块稍高的平地坐下。周围长了一团一团的笆篱子和毛娃草,顺手拔了几束,编着草兔草狗就想起了小时候夏夜纳凉的情景......
  
  那时,乡村的夜晚很黑,几乎没有一点灯光,空气闷热,蚊虫叮咬,人们无法入睡。于是,家家户户都在屋里点着一堆黄蒿,然后关上门窗到村东头打麦场上纳凉,等到后半夜天气渐凉蚊虫被熏死净光再回家睡觉。一家人一张席一个夏天的晚上就这样在打麦场上度过。
  
  那时,乡村的月亮很亮,月光下的打麦场好像撒了一层银霜,朦朦胧胧中看到一堆一堆的人群。坐着的抽着旱烟谝走南闯北的经历,吸引了不少好奇者的围观;躺着的听风看月数星星,想自己该想的事情;顽皮的小孩在麦秸垛子周围追逐嬉戏捉迷藏;母亲则在场边拔一束毛娃草编草狗草兔哄孩子。下山风儿嗖嗖的吹着,忙碌的农人享受着一天最为惬意的时光。
  
  那时,我感觉世界很小,似乎只有月光下的村庄和天上闪烁的星星。只有偶尔传来清脆悠扬的笛声,打破了乡村夏夜的宁静。我知道那是邻村高大哥在笛子独奏,《赛马》和《扬鞭催马送粮忙》好像是他最拿手的曲子。在那寂静的夜晚,月光如泻,夏风轻抚,美妙的笛声犹如天外之音,一遍又一遍的撩拨我的每一根神经,让一颗幼稚的心灵躁动不安。每于此时,我就觉得生活并非劳动、吃饭、睡觉那么简单,世界也并非我们村庄那么小......
  
  不知不觉月亮已升到头顶,依然无私的把温情播撒给这个世界。而城市的灯光还在闪烁迷幻,像无数个怪兽的眼睛在威逼月亮的皎洁。不远处的建筑工地上还在叮叮当当地施工,那缓缓转动的塔吊和拔地而起的高楼正像一个个黑金刚,面目狰狞地朝着这条小路走来。探照灯来回扫射,蚊虫飞舞,树影绰约,偶尔还有猫头鹰凄厉的呼叫,小路上显得阴森恐怖。突然一束烟花腾空而起,照亮了半边天空。接着第二束,第三束......每一束烟花都在展现一个多彩的梦想,每一个梦想瞬间又消失在城市的上空。在烟花与灯光辉映中,我似乎预感到这条小路命运的不堪,听到了这个城市最后一点宁静那无奈的呻吟!
  
  2016年8月26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