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心| 联系公司|

欢迎来到白小姐心水论坛!

白小姐心水论坛

鼎泉昕美木制品热线:400-07989534

白小姐心水论坛

热线:400-5689786

联系号码:150123191027

电话:64616786

邮箱: 1231236986@qq.com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公司 >

想与他们分享饥荒年代的苦难与快乐

发布者:admin 发布日期:2017-09-25 14:57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给孩子们讲述打碗花的故事,可他们总是不理不睬,一点也没有接我话茬的意思,只顾低头翻弄他那迷若神器的手机。
  
  有一天,儿子看我不高兴了,就用手机搜索了打碗花,并仿植物老师的口吻呆声呆气的念到:打碗花,狗娃花属;被子植物门;旋花科,旋花族;木兰纲,菊亚纲;多年生缠绕或平卧草本植物;叶为卵形或椭圆形;花为钟状或漏斗状;益气健脾,活血利尿,可入药。1810年英国植物学家罗伯特.布朗命名。
  
  说实话,对于打碗花的理论属性我从未查考过,况且《诗经》里也只有桑榆有蒹葭,从未出现过打碗花,儿子的讲解还真让我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原来,打碗花不仅仅生长在我们家乡,世界许多地方都有生长,并且名字叫法也都一致。只是儿子那阴阳怪气的念腔给我沉重的心情增加了几分失望和无奈。
  
  我对打碗花的记忆只是猪草的概念。在那个全民都用野菜充饥的年代,猪的饲料一般都是季节杂草和庄稼秸秆,有时也有被人挑食剩下的菜根菜帮。打碗花是上乘的猪食,猪对打碗花的渴望不亚于我那时对一碗油泼辣子拌黏面的垂涎。当我把一笼淘洗得胖乎乎水盈盈的打碗花倒进猪食槽时,饿了一晌的壳郎猪风卷残云般吞食了我的劳动果实,不剩一点残根碎叶,就连咀嚼时嘴角流下的绿色草汁都要舔光舔净,然后抬起头张着大嘴嗷嗷叫唤,双眼痴痴的注视着我。我看惯了猪的吃相以及猪在餐后那双复杂的眼神,完全理解它贪婪、祈求、感激的心情。从刚进圈的碎猪娃儿长到如今大壳朗少说也有半年多了,它的口味和食量,它的习性和脾气我都很清楚,一笼打碗花最多只能给它打个牙祭,根本无法填饱它饥肠辘辘的空肚子。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还不知道我自己晚饭的多少和稀稠,有馍没馍,黑馍还是白馍。每与此时,我都会与猪眼神对视互相勉励:忍着吧,这年月谁又能吃饱肚子呢!
  
  秦岭以北的关中地区,打碗花一般生长在夏秋季节。小麦收割后,大地完全裸露出来,农民们突击翻耕播种麦茬地。一场透雨过后,阳光照耀下的松软黄土直吐热气,弥散着阵阵清香。玉米大豆竞相成长,其他杂草还没有破土,只有打碗花挺身而出拼命与秋庄稼争夺地盘,它们积蓄了大半年的精气神,一簇簇一团团疯狂生长,一夜之间就连成一片,稍不留神就把庄稼幼苗裹挟于它们腋下。
  
  打碗花虽然是玉米大豆的天敌,但却是拔草娃的珍宝,粉红的花朵镶嵌在嫩绿肥厚的叶菁之间,宛如珠光宝气的绿色地毯。拔草娃等待打碗花的盛景就像一群秃鹫等待受伤将死的麋鹿。从打碗花吐牙开始就在田间地头侦查蹲守,随时把握长势和成色,警惕外村娃们的侵略。那时,拔草娃们有一个默契,“不拔老不拔嫩,花开将满最得劲”。因为,拔老了倒猪的胃口,拔嫩了糟蹋草的成色,过老过嫩都会造成资源浪费。所以,总是从打碗花将老未老的开始,瞅准一片地,三五人从四周合围,聊着唱着个把小时就拔完了,第二天再进军另一片。拔打碗花的诀窍似乎一脉传承,大家都心领神会,大拇指与食指、中指捏住根蔓衔接处,适当用力,嫩白的根茎会从中间断开,一株株完整的打碗花,浸润着拔草娃甜美的汗水和快乐的心情塞满了草笼。
  
  午后的夏风从秦岭深处徐徐吹来,大片庄稼泛起层层波浪。高天流云,树叶飒飒,无数鸣虫都在自己的王国里快乐的生活。正是蟋蟀发情期,兴奋的蟋蟀一路蹦跳一路情歌寻觅心仪的情侣,淋漓尽致的演绎它们的爱情故事。这真是一个童话的世界啊,凉爽的空气诗化了拔草少年所有的疲劳、饥饿和骚动的情窦。他们在潮湿的地边挖一块泥巴捏成泥罐儿,然后在庄家地里寻捕头大腿粗的雄性蟋蟀放进罐罐里咬仗,谁赢了输家抓一把打碗花给他。隔壁坤坤总爱挑肚子肥大的抓,结果总输,不能智取就拼力气!懊恼的他总是搅乱赌局,企图用斗鸡、摔跤、摔娃娃炮挽回败局。尽管如此,还是少不了有人把一晌的辛劳输个精光,一脸的沮丧让人同情,然后大家你一把我一把又给他填满草笼,以免回家后遭受父母的责骂。
  
  村北有一条水渠叫龙渠,三米深的泉眼日夜不停的喷涌着清冽的泉水,向西流出十来米汇入一汪幽潭,然后从旁边一个缺口蜿蜒向北流入滈河。整个形状很像一条大鳄鱼,这似乎就是龙渠名字的由来。村里人约定俗成把泉眼到幽潭分为三段,泉眼周围是饮水区,向下四五米是淘菜区,再向下四五米是洗衣区。那时,淘气的我们总是在淘菜区淘洗打碗花,淘洗完了还要把草笼放在水里浸泡着,然后跳进幽潭里戏游玩耍,玩够了才拎着草笼回家。为此,没少挨大妈大婶的数落,嫌弄脏了渠水,影响她们洗衣。有时碰到大不了几岁的姐姐们洗衣服,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姐姐们的骂声越大,我们就越得意越猖狂,除了口水仗,就是相互撩水甚至相互撕扯,直至姐姐们变成落汤鸡端着洗衣盆哭泣着回家为止。
  
  其实,龙渠的故事很多很多,就像天空的白云一朵一朵飘向远方,只是缕缕摇曳的水草和两岸忽明忽暗的树影,常常萦绕在我的梦里。梦醒之后我就默叹:龙渠之水清兮可以淘我草,龙渠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身,龙渠之鱼虾可以调我味!龙渠是多少拔草娃灵魂的摇篮!
  
  那一年,黑河饮水工程从我们村旁经过,斩断了龙渠的水脉,龙渠慢慢干涸了。无水的龙渠改变了原来的形状和姿态,龙渠的故事也跟打碗花的命运一样随着拔草娃的老去而渐渐被人淡忘了。
  
  我常想,龙渠能为城里人的生活做出牺牲也算是死得其所!但是打碗花呢?如此灵动的生命,沉默年代是那样的耀眼而撩动人心,他的存在完全是为了抚慰别人成全别人,而对自己的短暂命运从不悲叹不抱怨,生活却无情的抛弃了他,孩子们甚至用冷漠的态度鄙夷他,这是多么令人不解的事情呀!情动于衷而烦忧,无奈之下我只能仰天嗟叹、回首咏歌......
  
  打碗花
  
  开在太阳下
  
  粉红是闺房探出的脸颊
  
  情窦总在含羞的眼帘眨巴
  
  下山风儿吹来一朵乌云
  
  豆大的雨点
  
  拍打着刚刚起身的庄稼
  
  打碗花
  
  摇曳在风雨交加
  
  一只蟋蟀藏头缩羽
  
  惶恐在绿色的油伞下
  
  拔草少年哟
  
  是喜是愁还是惊讶
  
  西边一道彩虹
  
  东边一弯月牙
  
  雨后的泥潭潭
  
  也能映出
  
  古老的童话
  
  笼子里的布谷鸟已沉默许久
  
  蛐蛐儿却在金箔搭成的殿堂里厮杀
  
  打碗花的记忆
  
  龙渠里的故事
  
  还有当年的拔草娃
  
  你们在哪里哟
  
  童年的清梦
  
  只能珍存在我生命的叶底根下
  
  若干年后
  
  也许就成了
  
  我与你的一段悄悄话